我读︱王绍贝:罗斯福为何挑战“至高权力”?

发布时间:2019-12-02 10:11:44

1929年,美国爆发了一场经济危机。股票市场暴跌,银行倒闭。大萧条期间,美国有1200多万人,即全国劳动人口的四分之一,没有工作,没有家,也没有食物。1933年,罗斯福在面临危险时被任命。上任后,他通过了一系列拯救危机的新政策,包括紧急银行立法、国家救济制度和国家农业政策、证券监管条例、大规模公共工程项目,以及非自愿但可以强制执行的行业标准体系,以提高工资、限制工作时间、改善工作条件和允许集体谈判等。然而,1935年,最高法院裁定这些新政策违宪,导致许多新政策暂停执行。最高法院在1921年至1930年间废除的法律比它存在的前100年多。难怪哈佛法学院院长称这一时期为“违宪狂欢”。《最高权力》一书全面记录了罗斯福总统与美国最高法院竞争的整个过程。它有丰富的细节和戏剧性。它可以被称为大萧条时期的“纸牌屋”剧本。

[美国]谢锁杰,《最高权力:罗斯福总统对最高法院》,陈平译,文慧出版社,2019年7月

为什么最高法院会对罗斯福新政有如此大的阻碍?我们必须回到西方法律传统的源头去寻找答案。“罗马法”是西方法治传统的重要来源之一,但对现代欧美法治精神影响较大的可能是中世纪基督教神学关于上帝立法和自然法的观念,这些观念将法律提升为神圣和宗教的东西。摩西的“十诫”是一条戒律,也是最早的基督教立法。正是在这样一个概念下,法律代表了上帝的意志,法律优于所有人和权力的概念,以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概念才能在西方文明中确立。美国的开国元勋是一群新教徒,他们仿效英国分权的宪法制度。最高法院拥有裁决所有司法案件的最终权力,包括那些涉及宪法的案件,甚至在罗斯福时代也是如此。

"最高法院凌驾于政治之上,不受政治控制。"——当罗斯福在1932年指责共和党控制最高法院时,纽约法律界的一位领导人物反驳道。这句话反映了人们普遍持有的(并珍视的)观点,即司法系统相当于某种世俗的宗教系统:人们相信,一旦法官进入司法领域,他就放弃了他最初的所有偏见。只要他们穿着黑色长袍,他们就会变得纯洁和神圣。塔夫脱法官曾称美国最高法院为“圣地”。休斯在1932年新的最高法院大楼奠基时宣称,“共和国将永远存在,这是他信仰的象征。”据主流媒体报道,最高法院法官是“黑袍神”,他们高高在上,冷漠地看着人类的斗争。他们离得如此之远,以至于他们以严肃和正式的语言宣布判决,并且总是以冷静和严肃的表情出现在公众面前,所有这些都增强了最高法院在人民心中的权威感。为了改变最高法院的保守性质,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法律和宪法的本质。

休斯法院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约翰·马歇尔说:“法院只是法律的工具,不能决定任何事情。”真的是这样吗?与占最高法院大多数的保守派相比,法律领域的自由派法官、学者和罗斯福对最高法院的主流意识形态持批评态度。法学家霍姆斯在其里程碑式的著作《普通法》中驳斥了这一观点,认为这只是故作姿态。在他看来,法律的形式逻辑充其量只是一种幻觉,最坏的情况是一种伪装,掩盖了真正决定案件结果的因素——“法官感受到的时代需求、主流道德和政治理论、公众或无意中对公共政策的直觉,甚至当代人共有的偏见。”福尔摩斯对此并不感到难过,相反,他认为是法官承认和接受这一点的时候了。法官应该考虑他们的判断可能产生的社会影响。只有这样,法官才能知道正义是否得到伸张。在他的书《活着的宪法》中,麦克贝恩认为宪法不是“万能的主从西奈山传给人类的”。相反,宪法是人类写的,并由人类不断地解释。卡多佐认为,法官的角色使他们尊重判决的先例,但他们也应该将原则与现实中的新情况相结合,最终目标是为公众利益服务。

法律原则是永恒的机械机器,还是与时俱进的重要有机系统?罗斯福认为,“我们的宪法被证明是历史上最不可思议和最灵活的政府法律法规的集合”。宪法从来不是一只“没有生命的手”。它既不会给人类的愿望泼冷水,也不会阻止人类进步。相反,美国的开国元勋们认为宪法是一种积极的力量,它回应了国家的需要,表达了公民的意愿。

关于法律和宪法原则的争议不能改变最高法院的判决。罗斯福在1936年赢得了连任,赢得了61%的民众选票和几乎所有选民的选票。这是一次罕见的压倒性胜利,给了罗斯福极大的信心,并酝酿了反击最高法院的计划。次年,罗斯福提出了“填满最高法院的计划”,试图将最高法院法官的人数从9名增加到15名,增加任命的自由派法官的人数,改变最高法院的判决倾向。然而,该计划最终失败了。失败的原因与罗斯福直接相关。

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斯塔德(Richard Hofstadter)在其著名著作《美国政治传统及其创始人》中,对罗斯福及其新政评论如下:

“新政的核心不是哲学,而是气质。这种气质中最重要的是罗斯福的自信。他觉得即使他在不熟悉的领域行动,他也不会犯错误,也不会犯严重的错误。”

赞美罗斯福的人只把他看作是一个聪明、善良和体贴的父亲,把他描述成一个热情的社会改革家,有时也是一个伟大的社会设计师。霍夫斯塔德认为罗斯福为发展和变革而奋斗的能力是非凡的。灵活性既是他的强项,也是他的弱点。罗斯福对公众情绪极其敏感。他的思想缺乏深度,但广度很广。他希望满足每个人的愿望,不会让经济教条或政治先例束缚他。

从大萧条的历史背景来看,美国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成人阶段,自由放任和扩张机会的伟大时代已经过去。“自然”经济力量的耗尽要求政府干预和引导新经济秩序的建立。美国人民已经看到停滞已经发展到危险的程度。他们想反复测试、改变和实验,只要他们能表现出运动或新奇的意义。罗斯福对经济几乎没有常识,但他用政治家的直觉回应选民的需求。他的措施也符合那个历史阶段的需要。强大的公众舆论使罗斯福自信并决心挑战“最高权力”。尽管如此,罗斯福的“填满最高法院的计划”还是遭到了民主党内外各种力量的阻挠,最终以失败告终。“填充最高法院”以改变最高法院判决趋势的做法不是罗斯福首创的,而是美国几位总统以前使用的一种检查和平衡最高法院的手段。因为《宪法》的创始人确保了司法系统的完全独立,总统有权提名参议院任命法官,但无权罢免法官,国会也无权削减法官的工资。然而,《宪法》没有规定最高法院法官的人数,这可能是对最高法院的有意制衡。

罗斯福

根据先例和参众两院的压倒性多数,罗斯福过于自信他能轻易通过该法案。他没有事先与国会领导人讨论。提出“填充”计划的原因是最高法院工作负担过重。这个掩盖的理由也被质疑和伪造,这导致罗斯福变得被动,最终不得不告诉国会和公众他想“填充”法庭的真正原因。罗斯福提出“填饱肚子”计划前后,大多数最高法院也逐渐改变了对新政违宪的看法和立场,在舆论和政治的压力下,他们做出了赞成新政措施的判决。尽管“填充”法案最终被否决,但阻碍罗斯福新政的最高法院问题最终得以解决。罗斯福的傲慢当然是他失败的具体原因。然而,从总体政治环境来看,美国建立的分权制衡机制要求“为了防止权力滥用,权力必须对权力加以限制”。除了国内不同政治力量和派别之间的斗争和制衡之外,他们担心罗斯福已经取得压倒性的舆论领导地位。如果天秤座与最高法院合并,罗斯福可能会成为一个“独裁者”。

经历过“填满最高法院计划”风暴的首席大法官休斯(Hughes)表示:“如果我们的制衡有时会阻碍我们认为非常可取的快速行动,从长远来看,这一机制还能确保我们做出更审慎的判断。此外,人们总能得到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事实表明,美国的建国制度不仅能与时俱进,而且能有效地发挥权力制衡的作用。即使赢得公众舆论的领导人也不能在这一制度下滥用权力。

重庆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app pk10投注网 网络彩票平台

>更多相关文章



© Copyright 2018-2019 moxphere.com 红林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